多加芝士

百年之后 埋骨于山丘

数了数日子,居然有七个月什么也没写了。

悄悄。

补个档,挺久之前电竞相关的都失效了。

不知道该不该打TAG,不应该的话就删。


Con6

UZI小虎

萝厂

韦神Marin


没错,就是这么简单粗暴的链接(。

【少侠x方思明】烛映海棠。


双性,HE背景,只是一块肉。

使用愉快,不喜勿喷。

https://shimo.im/docs/AAHWQgFhLkwqwaJ5

不谓情

白凝冰x方源,私设小白恢复了男儿身。

嘀嘀,上车请勿在意逻辑。


点我

是这样的,我穷得要吃土了,所以悄咪咪发个手写的广告。接英文哥特体的单,一词5r,欢迎下单!附图是近期手写,所有标签都有手写内容,抱图留。

青山老。

CP:Swift x Doinb

纯为虚构,背景2015年总决赛,QG2:3败于LGD。

美杜莎,卡珊德拉,美狄亚,人们总是沉沦于那种同时拥有太阳与月亮光辉的女子,因为她们可以是祭祀,也会是巫女,被欺骗的人哪怕爱到粉身碎骨,还要为自己开脱,说那是唯一的救赎。而男人同样。






白多勋推开门,舒展开眉头又深深地呼出一口气,吵闹刺耳的音乐与纷乱交错的灯光通通被玻璃门隔绝在身后,这终于让他感觉舒服了一点。他一贯不太喜欢这种环境,不仅仅因为以他的中文水平还听不懂驻唱嘶吼的内容,更是因为那些围绕在他们周身的莺莺燕燕。浓郁到刺鼻的香水味,以及夸张而妖娆的脸,白多勋脑中又浮现出了刚才往他胳膊上贴的那个女人鲜红的嘴唇,他懒得猜想对方是个主播还是不知名的解说,只是冷着脸甩了一句拗口的滚就烦躁地离开了。


  翻译在他身后跟着推开门,抬眼看了看他,又摸出一支烟递给他。白多勋没多犹豫就接过了,他很少抽烟,但他现在需要平静,从下午的决赛惜败后那些糟糕的情绪就像暴雨来袭前厚重翻滚着的乌云,压得他胸口沉闷。盛夏夜里恰好下起了雨,雨水淅沥,他倚靠着冰冷的墙望向漆黑又湿漉漉的长街,汽车碾过马路溅起黑色的水花打湿了过往行人的裤腿,他听着那些陌生的谩骂最终消失在浩大的雨声里,舌尖积蓄的一口烟辛辣得近乎苦涩。


  他觉得很不甘心,但是对于这个赛季最后的成绩大家似乎都很满意了,尽管几个队友酒过三巡后开始面红耳赤地大放厥词,说什么下一年一定要打得LGD心服口服。但白多勋知道亚军对他们来说已经很难得了。彼时举杯庆祝他也低头跟着喝光了一杯酒,然而或许是他唇边勾勒的笑容看起来过于不屑——翻译好心地小声安慰他:你们很优秀了,只是配合上还需要一些磨合。白多勋就更加想笑了,但他一贯将这种冷酷的、不近人情的笑容藏掖的很好,于是他只是点了点头,在心里反讽道,他和Doinb的配合完全不逊色于LPL任何一个中野组合。他知道自己的打法有时凶狠过头稳重不足,而Doinb大战上偏向保守喜爱发育,如果他的中单不是Doinb,很难有人能一直跟上他的节奏,反之对Doinb来说也是一样。他们就像是最完美的刀与鞘,白多勋心里想。再没有人会毫不质疑地跟着他的脚步走,全然信任他被媒体评价为激进的战术选择了。


  他们的默契总是刚刚好,白多勋闪现为残血的金泰相挡下那致命一击,他知道在他们俩的潜意识里这都是理所应当的操作。


  金泰相。烟雾糅杂他的名字在唇齿间腾升,雨水的气息随呼吸入肺,新鲜却十分冰凉。白多勋仰头望着不见星月的夜空与纷纷落下的漆黑雨点,酒精蒸发着意识略微模糊,他突然有种自己在不断下坠的错觉。在思维如陷泥淖的坠落里他本能地想要握紧一棵稻草,他情不自禁地回想起他的恋人柔软得女人一样的嘴唇,还有亲吻时一反往日吵闹模样的乖顺。金泰相喜欢温柔地接吻,但白多勋不是每次都能忍得住。他的血液里还流淌着年轻人的燥热与冲动,这使他有时候会做出一些震惊旁人的举动——比如当众一把推开缠着金泰相的各种女粉丝。金泰相总是无奈地帮他善后,伤人又故意地说他像是一条狼狗,这句话无疑会更让他满腔怒火,鉴于白多勋那从来不承认自己犯错的执拗。事后他们会狠狠地做一晚上,一直做到让双方都尽兴,再说不出什么指责对方的话来。所以这种情况几次三番出现后,那句话反而更像是一个心照不宣的信号了——今晚来我的房间吧,金泰相就是这个意思。


  他当然不是一条只会服从命令的狼狗。白多勋还算不得太清醒地大脑里突兀的冒出这一句话,他熄了烟头,转身再次推开酒吧的门。他只是心甘情愿而已。


  喝到午夜场的人们总是不甘于聚在一块儿闷声喝酒了,酒精和黑暗能给男人女人太多意淫的空间与付诸行动的勇气,他隐约看见一个队友搂着什么人往别处方向走,但他不确定,也懒得管。“让开。”他冷着声音要求那两个不知道跟着谁来的女主播离开他原先的位置,眉头紧皱着,连原本在跟金泰相聊天的教练都默不作声坐得远了些。


  “别喝了,傻子。”


  “嗯?——不、不嘛……”金泰相眯着眼露出一个醉鬼的笑容,神志不清地凑过来,躺在了白多勋的肩膀上。白多勋面色不善地盯着他,浑身上下的气质却微不可见地变得柔和了。昏暗的灯光下尘埃漂浮着,所有人的躯壳都被掩埋在了悄无声息的黑暗里。他看着金泰相的嘴唇开合,那是一种他的前女友需要花很长时间涂抹唇妆才能达到的效果,浅淡的红,比起酒精那看起来更像是糖果的颜色。他心里想,原来醉鬼也可以这么可爱。


  “我们回去吧,哥,乖一点。”白多勋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想要小心翼翼地扶他起来,但平日里瘦得像杆一样的男人就像黏在了他身上似的,推都推不动。“哥?”白多勋贴着他的耳廓轻声询问,他留意到已经有人在看着他们了,但金泰相只是模糊地发出类似梦呓的抱怨,露出一副被打扰了睡眠后委委屈屈的表情,伸手把白多勋抱得更紧了。


  白多勋心里很想笑,和他撒娇耍赖的金泰相,八百年都见不到一次。他想着这一幕应该拿手机录下来,白天给金泰相看,虽然这样的下场就是自己和自己的手机都要遭殃。他想着想着,眼角眉梢都情不自禁染上了柔软的笑意。这时酒吧里突然爆发出一阵欢呼与掌声,现场演奏的音乐瞬间更加喧闹激情澎湃,白多勋才不在意那些人干了什么,他在所有人都仰头望向灯光笼罩的舞台的时候兀自低下头,着迷地吻上了金泰相的嘴唇。


  他记得黑暗里金泰相的嘴唇是那么美好,也记得那一夜的大雨一直下到了后半夜。他们坐在车里回宾馆时窗外依然大雨瓢泼,数以亿计的雨点落下去,没人知道它们来自哪里,也没在乎他们终将去往何处。



  

  


  这时刻不能直到永远真可惜啊。白多勋拨弄着麦克风一阵沉默无语,直到队友暗地里无奈地碰了碰他的胳膊,他才懒洋洋地抬起头,面对主持人和电竞媒体照本宣科地回答道:“我认为我的风格和CoCo搭档更加合适,我们之间也十分的默契,但具体安排还是要看教练和其他队友。”



  

  ——但是话说回来,也没什么可以。


厨房。


一辆无敌OOC的小车,还被屏蔽。

CP:Icon x World6


omgay


想开个pwp合集,你点cp我来掏肾?

【知乎体】和一对基佬当同事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答主:乐观的摸摸头

803人赞同了该回答



阿菠萝菠萝菠萝菠萝


谢邀。话说在前面,兄弟,看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就决定这个月的外卖没有你的份了,给老板挡过原子弹也不行。

讲道理,这个问题我是不太想回答的,一是因为不喜欢在网上吐槽同事朋友的私生活,二是因为每天在办公室就受够了随时随地的亮瞎眼,实在不想玩个手机还要回忆他们俩的那点事儿……第二个理由占了百分之九十,保持乐观。
我这个人其实是比较传统的,在接触到一些事的真相之前根本没想过自己朝夕相处的两个同事会是基佬(不是歧视同性恋)。他们俩看起来都是很普通的那种人,一个比较矮,平时喜欢撒娇和卖萌,但不是娘炮,暂且叫他I。另一个P跟我关系更好,人除了弱智一点和骚一点,其他也没什么特别的。我们三个人一起工作已经两三年了,平日里关系都蛮不错的,可以说是搭档的关系吧,不过他俩是更直接的搭档。我们公司这几年起起伏伏,低谷和巅峰都有过,我一直很感激I和P陪着我坚持到了现在。
我曾天真的以为我们三个是经历过大风大浪铁打不散的好兄弟,所以很长一段时间内,即使他们俩亲密得都不像正常哥们了,我也完全没有怀疑过他们的关系,现在想想,我还是太年轻了……举个例子,I性格比较活泼爱玩,加上我们这一行工资待遇比较高,他私底下就是那种抽烟喝酒又烫头的小浪蹄子,每次喝醉了都好一个折腾,要抱抱舔人脸然后乱亲别人完全就是日常,所以每回他喝嗨了回来之后我们都不想管他,不是冷酷,是实在遭不住。P就会等I挨个骚扰一圈,最后可怜巴巴地去找他……然后装着无可奈何的样子把I扶回他自己的房间。
至于那之后他们干了什么,我现在完全不想深入思考。

一四年底我们三个成为同事,那时候他们应该还没悄悄搞在一起。I是从外企挖来的人才,实打实的成绩摆在那里,公司的人对他都很照顾,P从一开始就跟I飞快地成为了朋友。但说实话一开始我不太喜欢I的性格,他虽然挺萌的……我是用这个字形容了一个男人吗?上面那句删了别发。其实比起他那种活蹦乱跳的类型,我更欣赏谦逊低调的男人,比如我的一位好友,这里简称K吧,他就是又帅又有实力的那种,在我发觉了I跟P的关系后无私的充当了听我吐槽的树洞,并且一直耐心的开导我,比心。

言归正传,为什么我没早早发现I跟P的关系?因为一开始,P还有个好基友,叫他Q吧…Q也是我们办公室的人,是个特别骚的南方人,平日里总开一些gay里gay气的玩笑,给我们灌输不良思想。他跟P成为队友后简直是臭味相投,每天明里暗里互相Gay在办公室疯狂说骚话,好得能穿一条裤子。Q这个人吧,闲的没事就喜欢手贱戳弄别人,下到同事上到老板,每个人的肚子都给他戳了个遍,但是写到这儿,我突然想起来那段时间每次Q去戳I的小肚子,P就会护着I,然后笑着骂Q是不是又手贱。

……生活从不缺乏狗粮,只是你没有发现狗粮的眼睛。

总而言之,那时候P和Q的关系在我看来才是真的好到有些暧昧。Q后来因为一些原因,离开了我所在的L公司,去了另一家O公司,但还是在这个领域里,所以时常看得到他。见面的时候Q还是会贱兮兮地过来挨个戳我们的肚子跟脸,然后和P抱成一团(。我们从事这个职业,该怎么说,也算公众人物吧,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粉丝。在Q离开我们去了另一家公司后,我们就不是工作领域的合作伙伴了,可以说是对手,狭路相逢是难免的事情。每回我们和Q对上,贴吧或者微博就会有粉丝刷一些很骚的东西,比如说什么Q对P最后的疼爱是把他踢开……之类的话。然后之前有次加班,P突然接到了Q的电话,我就坐在P的旁边,隐约听见是有粉丝告诉Q说P发烧了,然后Q立马打了个电话过来问P身体怎么样,记得吃药……这难道不gay?这真的很有问题啊??

所以有次摸鱼冲咖啡的时候,我就随口问了问也在摸鱼的另一个同事,A。A和I是从同一家很厉害的公司挖过来的,但他在办公室里存在感不是很高,就那种温和冷静的大哥哥形象,我只知道他和I的关系非常好。

我问他:你觉不觉得P和Q两个人好得有些过分?

A的中文不是特别好(我不能说他是哪国人,暴露得有点多了),但他应该是听懂了我随口说的话,他端着他的小兔子咖啡杯,有些疑惑地说:Q?不是,I和..P,啊呀。

然后他眯起眼笑了笑,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留下一个好像知道了了不起的秘密的宝宝。

我特么还是个孩子啊!我只是拿P和Q开玩笑,因为他们自己都经常拿自己开玩笑, A就这么偶然间给我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我真的不想关注别人家的私事,但是前面也说了,我和I还有P几乎是天天见面,心里揣着这样一个疑团,一些过去没有发觉的真相很快浮现出了水面……

首先,I和P私底下的状态跟暴露在大众视野内时完全不同。我说过我们这个职业勉强算个公众人物,有时候要一起外出工作,然后会有粉丝跟随。别往娱乐圈猜,反向了。I和P当众时呢,就像两个正常无碍的成年人,肢体接触一般仅限于拍拍肩膀以示鼓励。但是回到办公室,I就开始撒娇求抱抱,日常对话的内容基本上是这样的。

I:P,P,小P!(他会叫到P搭理他)我厉不厉害!
P:厉害厉害,(特真挚,反正从没那么夸过我)你这个ahkcaugcALCKCHnxakc..(一通吹)

然后这两年I在我们公司吃胖了,在微博上发个自拍要修半天,各种委屈说自己不好看……P这时候就会特别温柔地哄他:好看,好看啊。

情人眼里出西施,是这样吧???每次我坐在他们旁边被秀到瞎的时候,K就会在微信上很温柔的安慰我,说年轻人谈恋爱难免嘛,大家都是好朋友,要给他们更多的包容。

然后问我要不要去打麻将,他们那还差着人。

……还有一件事,我之前提到了I是从外企挖过来的,他在以前的工作环境也有很多好朋友。其中有一个,不,有两个,M和D,都跟着I同一年来了中国。他们跟I私底下的关系都特别好,尤其是D这个人,又有实力形象又可爱,所以理所当然女粉丝也特别多。他们的事我多少听说过,大致上I和D就是哥哥弟弟的关系,以前在一个公司的时候总是黏在一块儿,I特别喜欢找D玩然后开他的玩笑,私底下还被拍到过两个人手拉着手。D来了国内后跟我们成为了竞争对手,但I一开始还是特喜欢去找D玩儿,平常碰面时也总缠在D身上不撒手。有次我们和D所在公司的会谈结束了,我跟A说着工作上的事,准备离开会场,远远地就看见P等在车门前朝我们这边儿观望,我走过去时顺口问了句等什么呢,P低头玩着手机说没等什么,让我们先上车,然而从他旁边擦肩而过的时候我不小心瞥了一眼,隐约看见了微信聊天的界面,头像是一只小老鼠……他在等I。

P是我的好兄弟,我本身是完全不讨厌同性恋的。 P这个人虽然表面上没心没肺,其实骨子里算是个温柔的男人,有时候付出了很多也不会声张。作为同伴来说他很可靠,也很值得信赖,我希望他能顺利得到他想要的感情,哪怕那或许无法见光。

一天后补充

再和你们说一件给我留下了心理阴影的事。大概是上一年的夏天吧,那段时间我过得很丧,身体上的不适以及工作的调换,都导致我很难继续保持乐观,K几乎天天在安慰我,虽然他的事业也遇到了很大的问题。但那天我莫名其妙发了火,情绪累积到一个点真的就是炸了,像个傻逼一样问K是不是觉得我只能消沉下去了,以我的水平只配回家养猪了。然后我就甩了手机趴在床上,看着窗外黄昏时的云彩缓缓地飘着,想一些那时候让我觉得委屈的事,看着看着我就睡过去了。一直到九点多钟吧,我听见房间门被人打开了,但我还睡得迷迷糊糊不想起来,就继续瘫在床上假装熟睡。然后我听见I的声音,他絮叨着一些琐碎的话,用的是他的母语,其间夹杂着几声P的名字。我半睡半醒间都能感觉出来I是又喝到烂醉,反正我还蒙着被就想装没听见,等他发现进错了房间就该自己走了。然而,很快我又听见了开门的声音,P应该是一路找I找到我这了,I又开始用他一贯腻腻歪歪的腔调喊P的名字。有几声没收住有些吵了,我那阵子神经衰弱,被打扰了睡眠顿时心情烦躁,只听见P压着声音哄I跟他出去,I又笑嘻嘻地喊了P的名字,然后声音突然戛然而止。

只能怪我神经衰弱,有同样经历的朋友应该知道那种对声或者光极度敏感的痛苦。我他妈窝在被子里假装睡得死沉,一些断断续续又隐晦的声音不断涌入耳畔,他们两个逼在接吻,我完全无法想象那个画面,P的牙套不会夹到舌头吗……I一直撒着娇,还以为我听不到,我他妈连P最后拍了一下你的屁股催你回去都听得一清二楚!!

我还小,我需要亲亲抱抱举高高……

五小时后补充

你们的关注点是不是有点偏,我和K就是很好的朋友,都是直男。他要颜有颜要实力有实力,脾气还很好,根本不缺女朋友……别猜了。

一天后补充

说过了不是娱乐圈的,也不踢球……好吧,说实话我们其实是唱歌的,我是主唱,实力担当。

I和P现在挺好的,有这么多为他们送上祝福的朋友我真的没想到,我替这两个儿子谢谢大家了。

三天后补充

……按你们说的撩K真的保险?我还是个宝宝,你们别骗我。




评论

向La  Mer低头:扎心了老铁,我以为你早就知道了,是为父的错,下次会提早通知你。

阿菠萝菠萝菠萝菠萝:这个还有下次?@lajipu

圣圣不瞎:反向直男,是最骚的。:-)

受制于人。

一个非常短,没头没尾的小段子,肉。

CP婊驼。半年前写得,又中二又超短…慎入。


一直存在电脑里,发出来就清啦。

here